“妈咪,我给你找了个长期饭票,不但人帅钱多,还好骗”

  • 时间:2018-07-19 22:52 作者:掌中书城 来源:掌中书城 阅读:843
  • 扫一扫,手机访问
摘要:浮沉壹夜,直到酒店房间的大门被“砰”的撞开。 巨大的撞门声,震醒了许熙言。 她睁开眼睛,便看到许心柔带着父亲许晋山出现在眼前。 床上沉睡的男人只露出一方后背,但眼前混乱的一幕,足以让许晋山怒不可遏, “死丫头!不要脸的贱货!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事!把我的老脸都给丢光了!” 许心柔看到许熙言被捉奸在床,心

浮沉壹夜,直到酒店房间的大门被“砰”的撞开。

巨大的撞门声,震醒了许熙言。

她睁开眼睛,便看到许心柔带着父亲许晋山出现在眼前。

床上沉睡的男人只露出一方后背,但眼前混乱的一幕,足以让许晋山怒不可遏,

“死丫头!不要脸的贱货!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事!把我的老脸都给丢光了!”

许心柔看到许熙言被捉奸在床,心里暗喜,面上却劝慰,

“爸,您别生气,妹妹应该是喝醉了才发生这样的事!她也不想的!您就原谅她这次吧!”

“原谅?我怎样会生出这样一个丢人现眼的女儿!”

许晋山是导演出身,最在乎自己的名声,看到女儿和男人鬼混,真是让他恨从心来。

面对父亲和姐姐,许熙言没有丝毫慌乱,她使用被子遮住身体,勾唇一笑,

“爸!这话得问问您自己,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嘛!”

若问出-轨,也是许晋山背叛在先。

在她6岁那年,她母亲去世不到一个月,父亲就把苏蕊那个女人和大她三岁的许心柔接回家。

从那时起,许晋山在她心目中高大伟岸的英雄父亲形象,全然崩塌。

在她心里,她早就不当他是父亲了。

现在得知他为了五千万出卖她,她更加不会认他做父亲。

他不配做一个父亲。

一个真正的父亲,至少应该知道疼护自己的孩子,可是他呢?

许晋山被她的话一噎,“你……你想气死老子!”

许熙言笑得更灿烂了,“您要是死了的话,明年清明我保证给您送个大花圈,纪念您永垂不朽,遗臭万年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许晋山被气的血压都飚上来了,他眼里的一向胆小懦弱的女儿,怎样忽然变了个人似的?

许心柔及时扶住许晋山,以孝顺女儿的姿态,在中间调和,

“言言,你怎样和爸说这样的话!快给爸爸道歉吧,别再惹爸生气了。”

许熙言心中冷笑,许心柔,难怪你非要去演戏,原来你踏马是天生的戏精啊!

自导自演这一切。

不给你颁发一个最佳戏精奖,是不是都对不起你那张莲花婊的脸?

想让她道歉?

门都没有!

“道什么歉?我哪里做错了?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不好。”

许熙言已经18岁了,大学都快毕业了。

本来以她的天赋和条件,走演绎之路一定会发展很好。

可是他们都不想她进入娱乐圈和许心柔抢资源。

再加上母亲的死,让她憎恨娱乐圈。

所以,许熙言没有报考艺校表演专业,而是念了霈大中文系。

许心柔继续添枝加叶,“爸爸,妹妹可能只是想多弄点零花钱,所以才走了极端,这不怪她,以后多给她点零花钱就好了。”

许心柔这副“盛世莲花婊”好姐姐的形象,现在看着真是令人作呕。

“你想要多少钱,家里没有?你……你为了钱就出卖自己?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许晋山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。

实际上无非是在和许心柔一起演戏,为了掩盖他们私下交易的丑恶行径。

成心把罪名和过错都强加在她的头上。

以黑白颠倒,混淆视听。

“对呀,您每个月给我的那点钱哪够塞牙缝呀?”许熙言成心道,要说许家给她生活费,可能吗?

自从苏蕊管家后,她的每月生活费都比不上许心柔一个零头。

平常要不是她大学时期兼职打打工,她被饿死街头都有可能的,她这个许家二小姐,有时候都比不上街头的乞丐收入高。

想想也是够心酸的,要是妈妈还活着,她也沦落不到现在这种任人欺凌的地步。

真不想再看那对虚伪的父女演戏,许熙言歪头看向睡得深沉的男人的背影。

成心攀住他的肩,对门口的两人说道,“你们要是不想弄的满城皆知,赶紧走吧,别打扰我们睡觉觉。”

“不要脸的东西!等你回来,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!”

许晋山骂骂咧咧的先踹门而出。

“言言,记得早点回家,给爸爸一个解释。”

许心柔“好意”的交代一句,随后离开。

他们尽管走了,但许心柔却让埋伏在门口的记者拍到了第一手的资料。

接下来,她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自己的妹妹。

待人都走了以后,许熙言下床,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,收拾东西准备走,但床上的男人却在这时醒来。

男人侧躺,姿态优雅,单手支着脑袋,似笑非笑道,“就这么走了?”

许熙言忽然对上那张妖孽到不可思议的脸,蓦地一愣。

男人有着一张魅惑众生的华美容颜,妖冶精致,气质优雅矜贵,清淡如雪山上的寒月。

最特别的是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,深邃潋滟的桃花眸仿若浩瀚的星辰,眼角微微挑起,勾勒出数不尽的妖娆与魅惑。

与他对视的那一瞬,许熙言的心脏漏跳了一拍。

见过不少好看的男人,但却从未见过如此令人心颤的男人,真的是难以描述的惊艳。

愣了好一会才回神,想到昨晚,她打给闺蜜的那个求救电话,让闺蜜帮忙找个龙套朋友来救个场。

想不到啊,闺蜜有两把刷子啊,竟然给她找了一个绝世美男子。

幸亏幸亏,只需没便宜给那个肥猪投资人,睡了这么个大美男,算她赚到了。

视线略过床单上那抹嫣红,许熙言脸颊冒着热气,很不好心思的偏过脑袋,赶紧从包里掏出少量钞票,点了点,放在床头柜上。

“给你五百块!你不使用谢我,这是你应得的报酬!你这场床戏演的不错,以你的外形条件我敢一定,不出三五年你一定能红透娱乐圈!”

“……”霍云深英挺的眉头微微蹙了蹙,目光打量眼前面容清美的女孩。

“妈咪,我给你找了个长期饭票,不但人帅钱多,还好骗”

床戏?报酬?

她是把他当成救场的临时演员了?

还是把他当成出钱发泄的午夜n郎了?

难道说,他这张国际影帝的脸回到霈京就不吃香了?她根本没认出他是谁么?

“好了,不多说了,我该走了!拜拜,祝你好运!”

许熙言真没认出他是老几,付清该付的钱,开门欲走,而身后伸来的一只手,却将她罩在门后。

高大的身影突然笼罩住她,磁性魅惑的嗓音,悦耳如大提琴,“你睡了我,是不是该对我负责?”

他素来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女生,一般女生难道不应该都是想尽办法缠住男人,讨要负责的吗?

何况他长得也不差吧?

不论从理论还是实践上说,这个女人都是霍云深第一个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,他不可能就这么让她溜掉。

男人身上的压迫感太过强烈,带着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,令人心悸。

许熙言有点惊慌的转身,目光警惕道,“喂!我们已经钱货两讫!你还想怎么?我告诉你!你要是敢挡我的路,小心我碎你的蛋!”

噗……

霍云深忍不住笑了,笑的时候,脸颊上会浮现出一对好看的酒窝。

许熙言被他那一笑给迷住了眼睛,妖孽啊,原本帅的已经人神共愤了,居然还长着一对迷人的酒窝,要不要人活了啊?!

霍云深无视她的警告,直接抓住她的小手。

许熙言以为他想对她动手动脚,结果,男人竟然摊开她的掌心,使用签字笔在上面写了一串号码。

霍云深睨了她一眼,玩味的口吻道,“这是我的私人号码!下次有床戏吻戏虐渣戏,欢迎随时找我,给你打八折。”

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,竟然对一个才见一面,滚了一次床单的女人动了心思。

可是有什么办法,谁让她是第一个走进他世界里的女人呢!

许熙言:“……”

只需他不耍流氓就好!

女孩一双澄澈乌黑的眼眸闪烁着灵动狡黠的光芒,敷衍的笑道,“嗯嗯,有需要一定找你!回头我还可以帮你多详情生意!不过现在……我得走了!”

“再会!”

他很期待和她的下次见面,会不会和今天一样的有趣呢?!

霍云深收回手臂,放她自由。

许熙言得到机会,夺门而逃。

走出酒店,外面阳光肆意,许熙言抬头仰望蔚蓝的天,长舒一口气。

现在好了。

昨晚也不算糟糕,有美男作陪,还让她认清了世俗的险恶和渣男贱女的阴险嘴脸。

从今天起,她不再迁就任何人,不再为任何人活,只做自己,只为自己而活。

打起精神,许熙言迈着大步向前走去,她的脊背挺得笔直,背影坚强到无坚不摧,接下来,还有一场口水战等着她呢!

她倒是要看看,许家的某些人是如何幸灾乐祸的!?

事发不过短短几个小时,一则标题为“豪门千金与男人酒店厮混,被父亲抓奸在床”的丑闻已经漫天飞。

网络、微博、网友们都在疯传这一新闻。

尽管新闻上只是使用“某千金”等字眼,但是配上的组图却能清晰的看清是许熙言的侧脸。

凭借这张辨识度特别高的脸,热心网友们纷纷猜测她很像某导演的女儿。

“导演女儿与人厮混”很快上了热搜,许熙言随意刷刷微博,都能看到自己被一干不知情的网友们给骂得那叫一个惨。

[看似清纯,实则表子一枚,鉴定完毕!]

[贵圈真乱,导演家的女儿都被潜规则了?不会吧?]

[现在的小女生为了出名,什么龌蹉的勾当不干?]

[八成又是那导演为了烂片在炒作!]

[好一个当妇银娃,长得还行,不知道睡一次多少软妹币?]

……

舆论一边倒,说什么难听的都有,内行人一看便知,这其中必然有人成心在引导和操控舆论。

许熙言冷笑一声,许心柔的手段可真够毒的,不愧是演技派白莲花啊!

人总是在低谷的时候,才容易看清人情冷暖,外面一片骂声,只有她的闺蜜方小橙真心在为她担心焦急。

“喂喂喂,言言,你看到你新闻了吗?你上头条了!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啊?你怎样会……”

许熙言根本没受事件影响,反而有些庆幸,“橙子,这事我得多谢你。要不是你给我找的龙套朋友来救场,我可能真的倒大霉了。”

方小橙不知道她哪来的高兴劲,郁闷的说,“言言,我告诉你呀!昨晚时间太急,我没联络上我那个龙套朋友,我原本想打电话告诉你,可是你关机了。我要是知道昨晚会发生那种事,我当时应该亲身去救你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许熙言听完闺蜜balabala一大堆之后,真正郁闷的是她。

方小橙的朋友没来?

那酒店那个帅哥是谁?

难道她睡了一个连龙套都称不上的路人甲?

阿西吧……这剧情反转的也太快了吧!

许熙言没工夫琢磨昨晚被她祸害了的美男是谁,车子已经停在许家大门外,管家苏刚已经飞奔进去,通报二小姐回来了。

别墅客厅,许家的老太太、父亲许晋山、后妈苏蕊,还有大小姐许心柔都在。

许心柔进屋后,扫一眼沙发上坐着的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的几位神尊,有种三堂会审的感觉。

许心柔见到许熙言,赶紧上前挽住她的胳膊,好意的说,“言言,你总算回来了!奶奶、爸爸和妈妈都在担心你!你快和他们解释一下吧!”

许熙言甩开许心柔,完全没有做错事应该道歉才对的姿态,反问一句,“有什么好解释的?”

许晋山忍无可忍,猛地拍一下桌子,骂了一句,“孽障!”

许熙言一脸无辜的样子,“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,我要是孽障,您就是孽障的父亲,那您岂不是老孽障?”

“死丫头,你给我正经点!”许晋山快要气吐血了。

“我哪里不正经了?就算我不正经,也总比某些人假正经的强!”许熙言略有深意的瞄了一眼苏蕊。

显然,话就是说给“某些人”听的!

苏蕊忍不住皱眉,她怎样觉得今天的许熙言,如同变了一个人?

平常叫她往东,她不敢往西,被她治的服服帖帖的,可是今天,居然敢明目张胆的顶嘴了!怎样回事?

苏蕊心里不快活,但是表面上还是贤妻良母的态度,“言言,别和你爸爸犟嘴了!低头认个错,这事就算过去了!”

“我又没有错,我为什么要认错?!”

原本发生这种事,许熙言就是受害者,反而要她来承认错误,不可笑吗?

“没大没小!成何体统!?你要是有你姐姐一半懂事,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大的丑闻来!”

许老太太生气了,拐杖敲打桌面,教训起许熙言。

托许心柔的福,许熙言在许家说是许家二小姐,实际上活的连下人都不如,甚至连本来疼爱她的奶奶,都越来越厌恶她。

“对!我是比不过姐姐!我要是有她一半的心机,也不至于混到今天这种地步!”许熙言讥讽道。

“言言,你怎样了?我们不是最好的姐妹吗?你怎样会说这样的话?”许心柔马上眼泪汪汪,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样。

“最好的姐妹?我素来不知道,世上还会有背后捅刀子的好姐妹?”许熙言哼笑一声,“姐姐,妹妹今天之所以能上头条,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?”

“言言,你说什么啊?你发生这样的事,我难过都来不及!”许心柔抹眼泪,语气极为真切。

假如换做以前,许熙言一定会信的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她冷冷的说道,“收起你那虚伪的眼泪吧!别假惺惺了!我看着恶心!”

“妈咪,我给你找了个长期饭票,不但人帅钱多,还好骗”

“妈……”许心柔仿佛遭到不小的打击,哭趴在苏蕊的肩上。

“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!简直和你那个不知廉耻的妈一个德性!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!”许老太太愤怒道。

“奶奶,您摸着良心说话会死吗?假如我妈那叫不知廉耻,那么,勾引有妇之夫,珠胎暗结,设计陷害,挤走正室,小三上位,又算什么?!”

许熙言高高的仰起下巴,问的义正言辞。

她的母亲到底是怎样死的,恐怕苏蕊比任何人都要清楚!

 当年许熙言的母亲景如月在即将取得影后的前一晚,被许晋山抓奸在床,随后便爆出出诡丑闻,陷入燕照风波。

距离影后一步之遥,所有的成功和努力却在一夕之间毁于一旦,加上丈夫的无情的抛弃和背叛,让景如月蒙受不白之冤,最终含恨自杀。

许熙言六岁那年,就这样失去了母亲,母亲尸骨未寒,父亲就把小三和小三所生的女儿带回了家。

而如今许心柔尽得苏蕊真传,伙同楚宇赫,妄图毁了她!

这才是真正的有其母必有其女吧?!

听着许熙言忽然的指控,苏蕊和许心柔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,两个女人同时委屈的看向许晋山,等他做主。

许晋山怒火中烧,抬手便重重的甩了许熙言一巴掌,“贱货!你在胡说什么!”

许熙言白皙的脸颊上,浮现出五个鲜红的指印,嘴角也渗出血迹。

她捂住脸颊,发出一声冷笑,“呵……我说什么,你们心里比谁都清楚!心虚了吧!怕我把你做的那么多丑事都公布于众?还是怕有一天水落石出?”

“该死的东西!再乱说老子剁了你!”

许晋山朝许熙言的腰间狠踹一脚,将她踹倒在地,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暴戾的拳打脚踢。

他下手狠毒,打起许熙言来六亲不认,就连苏蕊母女俩都忍不住抱在一起,撇过脑袋,不敢多看。

许熙言咬紧牙关,愣是不吭一声,也不求饶。

直到许晋山泄愤之后,才停下来,恶狠狠的警告道,“做出那种丢人现眼的事,现在闹得满城皆知,你不嫌丢人,我还嫌丢人!你要是再这样自甘堕-落,你就不是我许晋山的女儿!”

这就是她的父亲,外人眼中衣冠楚楚的新生代导演,没人知道他在家里竟是个有着二十多年家庭暴力的男人。

以前,他的家暴对象是她的母亲,她母亲死后,他就把所有的怨怼都发泄到她的身上。

每次只需许熙言提及他的丑事提及她母亲,他就会狗急跳墙的对她拳脚相加,不打的许熙言浑身是伤都不罢手。

苏蕊和许心柔看着许晋山家暴许熙言,她们母女素来不敢多言语一句,生怕殃及鱼池,实际上,她们心里不知道有多幸灾乐祸呢!

地上的许熙言蜷缩成一团,身上被踢的很痛,肋骨处更痛,可她咬着牙关,硬是没有叫出一声。

等他打够了,她才从地上爬起来,擦掉嘴角的血,眼神恨恨的瞪着许晋山,冷笑,“好啊!有你这种道貌岸然的父亲,我也是够了!这么多年你除了打我,把我当过人看待吗?只有当我损害到你名誉的时候,你才知道你还有我这么个女儿是吧?现在我出事了,你巴不得将我赶出许家大门吧!行啊,那就断绝关系,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!”

从前她被打怕了,不敢和许晋山硬碰硬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她什么都看透了,也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,就算被他打死,她也要活的像个人样!

“这是你自己说的!你今天要是踏出这道门槛,以后休想再进我许家大门!我许晋山的财产也绝不会留给你半分!”

苏蕊母女看到他们父女决裂,心中欢呼窃喜,只需把许熙言赶走了,以后在许家她们母女的地位就没人能够撼动得了了!

“你的财产留着买棺材吧!我一丁点也不稀罕!”

许熙言撂完狠话后,快步上楼去收拾自己的东西,她没有带走什么,只是拿走两样物品。

都是母亲留下的遗物,一把小提琴,和一枚蝴蝶胸针。

她的母亲景如月,曾经是风靡国内外的小提琴演奏家,后来为了成就许晋山的导演梦而放弃音乐,转战娱乐圈。

可她终究没有想到,婚后的许晋山是个多么可怕的男人,由于那枚来历不明的蝴蝶胸针,导致他们夫妻感情破裂,也是家暴的初始诱因。

许晋山始终认定她和送她胸针的男人有那种关系,每次家暴都是为了问出送胸针的男人是谁,可是景如月宁愿挨打,也不愿说出对方的身份。

景如月到死,手里都攥着那枚蝴蝶胸针,这也是许熙言一直好奇的地方,那枚蝴蝶胸针是谁送的?

母亲使用命去护的人,究竟是谁呢?

收拾好东西,许熙言提着行李箱下楼,许晋山和苏蕊不在,只有许心柔迎上来说,“言言,何必那么倔强呢?你知道向爸爸服个软,他一定会原谅你的!”

“不好心思,我的字典里,没有服软这个词!”许熙言脚步不停。

“你真的要走吗?”

“这不是你一直期望的吗?!”许熙言眼中尽是讽刺的意味。

“……”许心柔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有些心虚。

许熙言毅然决然的走出许家大门,毫不留恋,背影决绝又骄傲,这是她12年来做的最正确、最有骨气的一个选择!

与其等着被扫地出门,不如自己昂首挺胸的走出大门。

经过许家花园里,许熙言听到有人喊她,转身看去,是她的爷爷。

老人家拄着四脚拐杖,步履蹒跚的向她走来,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,“言言,放学了啊?”

“是啊爷爷!”许熙言对爷爷笑了笑,在许家,许老爷子可能是唯逐个个真心对她好的人。

可惜老人家上了年纪,老眼昏花,还患上老年痴呆症,没办法再过问许家大小事,也没办法再像从前那样处处维护她。

“哎哟,我家的言言又长高了哦!明年要升初中了吧!”老人家摸摸许熙言的脑袋,每次都说同样的话,在他的记忆里,许熙言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学生。

“对呀爷爷,明年升初中,言言学习很忙,不能经常来看你了!”许熙言说这话的时候,只觉得鼻头发酸,眼泪也忍不住落下来。

今天离开许家,她不会再回来了,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爷爷吗?

只希望,这不要是最后一面。

“学习要紧,爷爷也帮不了你什么忙!这里有点零花钱,爷爷给你攒的!拿去买点好吃的!”老人家把一卷钱塞进她的手心。

许熙言低头看看手心里的零碎的钞票,一块,五块,十块,最大的是一张五十的,大概有一百多块,都是老人家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。

握着这些钱,许熙言感觉到一种难以描述的沉甸甸的分量,她忍着心酸和眼泪,抱住老人,告诉他,“爷爷,您肯定要长命百岁,等言言将来有出息了,肯定接您去享福!”

“好好,爷爷等着!”老人家听了非常开心,苍老的皱纹都舒开展了。

与老人辞别后,许熙言离开许家,出了许家大门,许熙言已经计划好了下一步的打算……

——她决定出国。

之前她的出国手续都办好了,可是为了楚宇赫她选择了放弃。

现在呢!

她想通了。

出国也许是对她最有利的安排。

离开霈京,至少能躲开许晋山对她的家庭暴力,以及苏蕊和许心柔母女对她的迫害。

才从许家出来,许熙言便接到楚宇赫的电话,对方想约她见面。

许熙言心中冷笑,应该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她撇清关系了吧!

咖啡馆里,许熙言见到西装笔挺的男人——楚宇赫。

从前看他帅气斯文的脸,总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,可如今看到他这张虚伪的脸,许熙言心里想的是,好一个斯文败类。

背着她早就勾搭上了许心柔,还能装出一副对她深情不移的模样。

“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?”许熙言在他面前坐下来,不动声色的问。

楚宇赫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,哀然道,“言言,新闻我都知道了。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做出那种事?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?”

好!好的可以设计把她送给老男人,为了换取公司和他个人的利益。

现在,许熙言真的后悔,当初他说想开公司缺少资金的时候,她那么大方的把母亲留下的所有遗产都投资给他,支持他发展事业。

结果呢,聚星娱乐刚起步,他就迫不及待的想把她给踹了。

原来他答应和她交往,只不过是想骗走她母亲的那些遗产罢了。

那些钱,她是不可能要回来了,由于,她给他的时候,是真心为他,并没有写任何字面上的借据文书。

许熙言只能怪自己识人不明,叹口气道,“怎样办呢?事情已经发生了,我也不想的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你那样做,真的很让我伤心。太让我失望了。既然你不能真心待我,那么我们也没必要再白费彼此的时间。我们分手吧,言言。”

楚宇赫恰到好处的提出分手,按照之前的情况,接下来一定是许熙言伤心欲绝,抱着他的大腿,哭求他不要分手才对。

可是令他意外的是,许熙言非但没有半点伤心,竟然笑得嫣然灿烂,“好啊!那就分手吧!记得把分手费打在我卡上!五十万,一分都不要少我的。”

楚宇赫:“……”

许熙言站起身,把一张写着银行卡号的纸条拍在他面前,没有半分留恋,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出咖啡馆。

五十万算少的,假如他连五十万都不支付的话,那么就别怪她以后连本带利夺回聚星了。

望着她美丽的倩影,楚宇赫久久没能回神,既定的剧本是谁篡改了剧情?

为什么会有一种脱离掌控的感觉?

许熙言,她如同变得不一样了?

……

为了出国准备路费学费生活费,许熙言把母亲的小提琴典当了十万块。

她想着,等她出国回来,再来把小提琴赎回来。

出国前,她去看望了自己的外公,外公心疼她在许家的遭遇,支持她出国,老人家帮她联络了在e国担任js雇佣军团首领的舅舅——景战南,为她做了更缜密的安排。

一周后的飞机,许熙言即将飞离霈京,快入安检的时候,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。

来来往往的人群,没人一个人是来为她送行的,她走的静悄悄,连最好的闺蜜都没有通知。

再见了,霈京,我还会回来的。

等她再回来的那一天,她会为死去的母亲争口气,也定会让母亲去世的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。

过去十多年许家带给她的屈辱与折磨,他们欠她的,总有一天,她会逐个讨回来的。

与此同时,云海娱乐,总裁办公室。

眉宇深凝的男人,解决完公事,抬头看一眼窗外的景色。

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胆大包天、睡了他还丢给他500块的女孩。

一直期待再次相遇的霍云深,等着女孩主动打电话给他,他认为,发生那种绯闻,她肯定会来找他处理问题的。

可事实呢,始终没有等来她的电话。

霍云深实在按耐不住,便让助理易逍去打探她的近况,结果却打听到她今天出国的消息。

得知这一消息时,霍云深当即驱车,风驰电掣的赶往机场。

然而,世事难料,他在赶往机场的途中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……

 五年后。

霈京机场出现一个身穿tadashi-shoji米色春款刺绣连衣裙的女人,和一个穿着同款亲子系连衣裙的小女孩。

女人身形窈窕,面容清美,五官立体精致,长发铺洒在身后,气质出尘,美得不可方物。

小女孩留着可爱的齐刘海,粉粉嫩嫩的小脸蛋上镶嵌着一对乌黑澄亮的大眼睛,如明亮的星辰一般忽闪忽闪。

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小米牙,脸颊上会浮现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,萌嘟嘟的特别招人喜爱。

一大一小,特别抢眼,不知道的,真以为是哪个明星辣妈带着孩子回国了。

许熙言一个人拖着好几样行李,还带着女儿樱宝,行动起来,真是够呛。

还没走多远,一个包包掉在地上,东西滚了一地,她不得不蹲下来去捡。

樱宝坐在最大的滚轮行李箱上,看着机场来来往往的旅客,黑葡萄般萌闪闪的大眼睛注意到对面来了一群人。

一位英俊的帅叔叔被几个保镖簇拥着。

好帅的叔叔啊!

尽管帅叔叔坐在轮椅上,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帅。

樱宝最喜欢看帅叔叔了,她不仅盯着目不转睛的看,还对帅叔叔笑的格外灿烂。

电动轮椅上的霍云深,抬眸间瞥见迎对面行李箱上坐着的一个小萌娃,正在看他,并且对他笑,笑起来肉呼呼的脸蛋上浮现一对可爱的小酒窝。

那笑容,简直萌化人心。

好萌好可爱的小女孩,这是霍云深对小女孩的第一印象。

错身而过的时候,霍云深回她一个微笑,并且挥手和小萌娃打了招呼。

许熙言捡好东西起身,看见女儿扭头一直在看身后的方向,不解的问,“樱宝,你在看什么?”

樱宝转过头来,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兴奋的颜色,神秘兮兮的朝自己的妈妈眨眨眼睛,

“熙宝贝!我刚刚看到一位超级帅、和我一样有酒窝的帅叔叔!他对我笑,还和我打招呼呢!”

许熙言回头,但只看到一群黑衣人走远的背影,哭笑不得,

“你确定不是你先对人家笑的吗?好了樱宝,以后不准随意对陌生的叔叔卖萌,知道吗?”

樱宝撅起小嘴巴,无辜的说,“知道了,熙宝贝,可是人家真的没有卖萌啦!不信你看我认真严肃滴小脸。”

噗……明明表情萌的不要不要的,还说没卖萌?

许熙言捏捏女儿肉呼呼的脸颊,笑了笑,而后拖着行李和女儿,一起离开机场。

“妈咪,我给你找了个长期饭票,不但人帅钱多,还好骗”

(图文来源于网络。)

  • 全部评论(0)
最新发布的资讯信息
【系统环境|】极客时间-数据分析实战45讲【完结】(2021-09-02 16:26)
【系统环境|windows】字节跳动前台面试题解析:盛最多水的容器(2021-03-20 21:27)
【系统环境|windows】DevOps敏捷60问,肯定有你想理解的问题(2021-03-20 21:27)
【系统环境|windows】字节跳动最爱考的前台面试题:JavaScript 基础(2021-03-20 21:27)
【系统环境|windows】JavaScript 的 switch 条件语句(2021-03-20 21:27)
【系统环境|windows】解决 XML 数据应用实践(2021-03-20 21:26)
【系统环境|windows】20个编写现代CSS代码的建议(2021-03-20 21:26)
【系统环境|windows】《vue 3.0探险记》- 运行报错:Error:To install them, you can run: npm install --save core-js/modules/es.arra...(2021-03-20 21:24)
【系统环境|windows】浅谈前台可视化编辑器的实现(2021-03-20 21:24)
【系统环境|windows】产品经理入门迁移学习指南(2021-03-20 21:23)
血鸟云
手机二维码手机访问领取大礼包
返回顶部